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启深】深夜街角的风衣先生

1、张启山X陈深

2、想尝试童话风,大概就是个甜系短篇

3、理发师 and 街角的风衣先生,欢迎来到温柔的夜晚啦~

 

与S一起都创作了这个梗,虽然……233333结尾再说

 @Dr.Sharon 

 

 

陈先生将带着薰衣草花香的的精油轻轻涂抹在客人的长发上,用木质的长梳理顺在提灯下泛着温暖色泽的发丝。浮动的花香萦绕在柔软秀美的头发周围,客人不禁嗅闻,却不经意瞧见陈先生的微笑,害羞的低下头去。

陈先生解开客人颈边的系绳,将遮挡掉落碎发的罩布掀开。他三两叠将其挽在手肘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并退后了两步。客人顺势站起身,在镜台前侧身转脸欣赏自己。陈先生并不急着收钱,而是走到店中央给壁炉添了些柴木,让快熄灭的火势又温暖起来。

客人在镜子前转了两圈后提着衣裙来到陈先生身边,她腼腆地询问打理头发的价钱,脸上是对新模样十分满意而显得更加自信的神色。

陈先生微笑着说:“三个银币。”

客人拿出随身的手执钱包,打开数了数,面色不自在的说:“我只带了两个银币,还有几个铜币……我很抱歉。”

陈先生刚想摆摆手让她改天再付帐也不迟,店门的门框边的小铜铃忽然被摇动起来。

有人推开门进来了。

那是个穿黑色风衣的男人,和陈先生差不多高,两三步就走到了两人跟前。

“真的很对不起,我可不可以下次再付钱给你?”客人还在说着,穿着风衣的男人抢在陈先生开口前问道:“她需要付多少钱?”

“三个银币。”陈先生回答道。

客人不可思议地看着穿风衣的男人,提着衣裙矮身行礼表示感谢:“谢谢你,好心人。我会还钱给……”

“不必了,帮助美丽的姑娘我也很乐意。”穿风衣的男人回答道,话虽如此,他却表现的稍显冷淡。因为他转头便对陈先生说:“我想理发。”

客人见状也没有搭话,朝陈先生笑了笑后离开了店内。

陈先生挥了挥手作为回应。他发现那位风衣先生已经径自走到壁炉前烤火,他戴着的黑色丝绒手套泛着独特的光泽,袖口的金属纽扣闪闪发光。火光映照在他的侧脸,在他身后投下一小片阴影。

这是陈先生第一次如此清晰的看到这位风衣先生的样子。

他走进内室准备热水和毛巾,并把它们工整地摆放在长盘上,然后提着两侧的把手走出室外。风衣先生似乎在他转背的时候就离开了壁炉,此刻正坐在镜台前看报纸。陈先生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凛冽如寒风般的眼光落在了他的身上,风衣先生的目光太犀利和认真了,即便是从容如陈先生这样的人,也不禁在心中嘀咕道。

英俊但严厉的男人,小姑娘总是又爱又怕。

陈先生准备给风衣先生围上罩布的时候,对方开口要求道:“我想先刮胡子。”

理发店通常都为各种男士提供剃胡子的服务,就像女人更倾心于秀发,不少男人则中意自己帅气而有男人味的胡子。这也是一项收获颇丰的存在。

陈先生审视了下风衣先生的面容,下巴和嘴唇上留有淡青色的胡茬。其实还很短,但对方整洁的衣装和肯定的眼神明确了对方的坚持。

好吧好吧。

“我姓张。”风衣先生如此说道。

陈先生挽起袖子,从内室取出剃刀摆在毛巾旁边。他五指沾了些热水,取了剃须膏打出泡沫涂在风衣先生,哦,张先生的下巴上。哦他现在可真滑稽,像个英俊的大白胡子。剃刀在热水里浸过,陈先生俯身,手持剃刀小心仔细地刮着泡沫。点着燃油的提灯被他挂在旁边的架子上,橘黄色的火焰提供了不少亮度。

虽然陈先生都以为刚才是他最后的客人了,可惜天不从人愿。

很少有客人深夜来刮胡子,照明自然大大不如白天。

张先生仰头看他,金边的眼镜,圆形的镜框,还有镜片后不断眨动的眼睛,充满认真的神色。

“你的眼睛不好么,为什么晚上都会戴眼镜?”张先生问道。

他选的时机不太妙,陈先生手里的剃刀差点划伤他。

“刮胡子的时候最好别说话,剃刀会伤到你的。”陈先生提醒他,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那么像责备。

张先生说:“抱歉,你的眼镜框很漂亮。”眼睛也很漂亮。

前言不搭后语,陈先生想到,他单手托起风衣先生的下巴,随自己高兴的转来转去,在确定对方真的是拥有一副相当好的面孔后,他说:“安静一会。”

利落地处理掉那片泡沫,陈先生将热毛巾敷在风衣先生唇上,轻轻地擦拭着。

陈先生转身去拿洗手的时候,张先生说:“我想等会再理发,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张先生心中拿不太准,因为陈先生听到这话后,居然忍不住笑了一声,接着便进出内室和店中,将剪刀和毛巾都收了起来。

“我早看出来你一点都不想理发,是吧?深夜街角的风衣先生。”陈先生调侃道。

连续几个夜晚都在街角对面观察店里情况,陈先生早就注意到他的情况。原本以为是在等待哪个姑娘的有情人,但对方却一直等到深夜,直到店里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也不离开。

这就很奇怪了。

陈先生有意无意地观察了几次,却时常撞见对方的目光

“你常常在那里看着我。”陈先生走到收账台的摇椅处坐下,他毫不在意着看似老人家的举动,甚至很享受摇动的舒适。

“是的。”

“嗯……那么今夜,你是出于什么意图来到店里呢?张先生。”

陈先生惬意地躺在摇椅上,表现得非常无防备。

张先生走到摇椅旁,双手用力按住摇椅的扶手低下头说:“我想追求你。”

行动力强而且胆大,要刮目相看了。

“我还不认识你呢,现在说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陈先生说。

张先生握住他的手问道:“今夜你要试试吗?”

他靠得极尽的脸庞压制住陈先生的视线,吐息暧昧地纠缠了一小会,呼吸间都是温热的气味。燥热的掌心贴在手中。

陈先生回想起这个男人和自己相近的身高,却明显健硕许多的身材,不禁有一丝走神。

“好吗?”张先生问道。

“……太快了吧?”陈先生被他渴求的眼光盯得有些不自在,但必须承认,对方的长相很合他的意,不然也不会立刻就注意到街角的投来的视线。

张先生抿起唇笑了。

“是有些快。所以,我可以吻你吗?”

“哎?哦……”原来他说的是接吻,陈先生想到。

但张先生觉得这是默许。

 

被撞到的架子摇曳起高挂的提灯,张先生俯身亲吻陈先生,起初只是唇角碰着唇角,唇瓣挨着唇瓣。陈先生被磨蹭的有些好笑,刚张口想要说话,另一条舌头便钻进他的口腔,迅猛中带点温柔地卷住他的舌头,展开截然不同的猛烈攻势。

交换气息,交换唾液,交换一个仓促但合适的拥抱。陈先生拥着张先生的脖颈,感到对方的双手搂住了自己的背。

在摇椅上接吻,有种晃动不安的刺激。

壁炉里的柴火噼啪作响,大门的铃铛没有再响起过,空旷的室内只剩下摆放整齐的座位,和藏匿在收账台旁亲吻的两人。

一吻结束,本着个人的好奇陈先生问道:“你为什么想追求我?我可是男人,而且咱们并不相熟。”

“我中意你的脸。”张先生撩起陈先生凌乱的额发,对自己散落的几缕头发表现的则很随意。他有张不笑便凶悍的脸,具有侵略性的神情更加深了这一点。

虽不显得温柔,却很性感。

如果这时候告诉他,我也看中他的脸,会不会就势得意起来呢。

陈先生犹豫起来,于是他试探性地说道:“我可以考虑你的追求,不过,我感觉看不懂你的想法。”

张先生不以为意:“那我就说给你听。”

 

街角的理发店白天总是人满为患,傍晚仍有人穿梭不息,到了夜晚却变得安静。

胸口衣袋总收有剪刀的男人穿梭在那男女女之间,穿着简单的常服,微笑着与客人们交谈后,便用灵巧的双手修剪头发,剃去胡须,打扫店面,收取应得的报酬。

他为何离女人如此近呢?因为他要用剪刀剪去多余的头发。

他为何离男人如此近呢?因为他还要用剃刀修饰唇边的胡须。

他做着剃头匠这样低贱的工作,却仿佛认真而仔细,客人们都尊敬他。

看他金丝边的眼镜,镜片下的眼睛圆又圆。

看他灵巧的双手,翻飞的剪刀像燕子。

看他投来的视线……

 

“你也在看我,对吗?”张先生不容质疑地问道。

“被你发现了。”陈先生发笑。

 

街角那个穿风衣的男人出现了。

就像天鹅比野鸭要出众,就像王子比平民耀眼。站在街角,街角便像多了一抹色彩点缀。

人群遮掩不住他的身姿,长风中更威风凛凛。

他在灯下,他在咖啡馆里,他来邮筒寄信,他买了一份报纸,在街头旁若无人的看报。

他是否在等心爱的人归来呢,每日守在相同的街角。

他会看着谁呢?

是长裙长发的可爱姑娘?是亚麻色发辫的尊贵夫人?是蹦蹦跳跳的活泼少女?

他深黑的视线落在谁的身上?

若是小心翼翼地窥探,频频对上的视线是否是一种错觉。

风衣在街角鼓动,在深夜也未曾离去。

 

 

深夜街角的风衣先生消失了。

理发店的陈先生多了一位爱人。

 

 

END

 

 

其实原梗是和S讨论的【深夜洗头房】【深夜大保健】【深夜哔——】

最后我俩的画风迥异23333333

然而我忘不了那个

【没完没了的大保健】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 ( 9 )
热度 ( 70 )
  1. 凌无妖墨墨君 转载了此文字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