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霆峰衍生】猎魔人和他的朋友·番外

番外 血与酒

 

  1. 巫师3 DLC血与酒AU 加魔改, 猎魔人威廉X吸血鬼埃文

  2. 和之前的设定不同,两人的立场会有微妙的变化

  3. 大概是gay里gay气的看对眼设定?

  4. 码来放松心情,因为别文码字卡文好久了

 

 

开阔无人的野外,一辆装饰华丽的马车被强盗们团团围住。恶棍挥舞着手里的铁剑斧头铁棒,车夫吓得软倒在座驾上。骑在马上的强盗头领踹在车厢上,大吼道:“里面的软蛋滚出来。”

车厢的丝绒布掀开一角,露出白皙细嫩的手背,强盗头领的眼神顿时亮了起来。那绒布被人撩开,钻出的是个细皮嫩肉打扮华贵的男性。他立刻啐了一口痰,挥舞手里的弯刀把两人赶下车。

“妈的,老子还以为是女人。”

周围的强盗也纷纷附和,有的干脆愤怒道:“杀了这家伙把他扒光吊在树上。”

“蠢货,男人又不是不能上,流浪骑士你不也弄过好几个。”

“我那时憋得慌,哪个男人不喜欢身材丰满的女人,你才是傻蛋。”

“不要给我啊!”

强盗们哄笑着说下流话,好像完全不把刚从车上下来的贵族男性放在眼里。贵族单手拍着车夫的肩膀,低垂着的脸上挂着玩味的探究表情,他磨了磨牙根处渐渐伸出的尖牙,白皙的手指忽然长出尖利的指甲。

就在这时,慌张失措的车夫对着正骑马朝这个方向来的猎人大声呼救起来。

“请救救我们!”

车夫知道自己的下场必死无疑,雇佣他的贵族可能会被绑架或者玩的半死,而等待他的只有被砍成肉酱的命运。于是他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呼喊,期待那个疾驰中的猎人能帮忙。

强盗们举起武器,那位衣着干练的猎人骑马直冲而来,棕红色的马匹脚步不停,在一片大骂声中冲进了包围,撞倒了两三个拿着棍棒的强盗。猎人后跳顺势下马转身已经拔出剑来,亮闪闪的钢剑划出漂亮的弧线,将离得最近的倒霉蛋的胳膊一剑卸了下来。血水飞溅,猎人握剑的姿势改变,将那家伙的头颅一并斩开。

软倒在地的身体就像装满血的沙包,猎人轻巧地越过,左手比划了一个姿势,强烈的风如同爆炸般掀翻了挡在他面前的所有人。

马受到惊吓扬蹄嘶鸣,强盗头领不慎松手栽倒在地里。他正因为后脑的眩晕而咒骂着,耳旁忽然响起了剑锋刺穿肉体和盔甲的声音,他的双眼暴凸,灰暗的世界里只剩下猎人抽出的钢剑,剑尖沾着来自心脏的鲜血。

剩余的强盗仍旧难以起身,同样眼睁睁看着猎人清楚熟路,毫不留情地刺穿每个人的心脏,咽下最后一口气。

战斗在瞬间就结束了。

猎人转了转手腕,反手将钢剑收回剑鞘。走到车夫和贵族的身边,语气平淡地问着:“你们还好么?”

车夫处于震惊之中,显然为猎人显示出的非人力量感到惊恐。他哆哆嗦嗦地打量着猎人,嘴里含糊不清地说出感谢的话:“谢谢你,好、好心的猎人。”

猎人的衣服上沾满血迹,一双金色眼睛里有蛇一样的尖细眼瞳,身上斜挂着两根皮带,绑着两把剑,金属剑柄上有两个狮头造型,闪闪发亮。他的胸前同样有一个银链子系着的银制的狮头徽章。

金色眼,两把剑,银制徽章。车夫立刻明白对方为何拥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贵族直起身体,表露出感兴趣的模样,他的尖牙和指甲早就消退不见,看起来只是娇生惯养的普通人类。他向猎人鞠躬,露出微笑表达谢意。

“谢谢你,好心的朋友。”

与贵族镇定自若的表现不同,车夫身体颤抖,但仍是重复了一遍感谢的话。

“感谢你的帮忙,狩魔猎人。”

车夫在各地穿梭时也曾碰见过狩魔猎人,有些身材高大穿戴厚重的盔甲,也有的穿着布满细练的锁甲。同行告诉过他,如果看见穿着轻便的狩魔猎人一定要谨慎地对待,因为对方有可能是猫学派狩魔猎人。这类狩魔猎人通常都冷酷无情,在充当怪物杀手的同时也会接受雇佣成为人类杀手,他们的性格就像邪恶的黑猫一样,激怒他们就好比面对女巫的诅咒,因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尽管这个狩魔猎人的徽章是头狮子……但不是有些生物学家说过狮子属于猫科,车夫紧张地想,千万不能出错。

猎魔人听到感谢点了点头,说道:“你们要去哪里,在卖些什么?”

他低沉的声音没有一丝波动,疑问句也显得毫无感情。

不过他把戴着斗篷的贵族和车夫当成了贩卖物品的商人,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身份差距。

“我是埃文,正要前往鲍克兰。主要卖一些独门配方调制的香水。”埃文微笑着摘下斗篷,灿烂微笑看得猎魔人也不禁眨眼。

“还有些炼金时需要的明矾、白海鸥、粘着剂分解剂等等,草药像是白屈花、长叶车前之类的也有不少。”埃文细数自己的存货,“因为您救了我们,所以全部三折。”

猎魔人的表情仍旧僵硬板刻,但是眼睛立刻闪闪发亮。虽然古怪,但是连车夫都意识得到,现在他和那些抢购香水的女人也没两样,只不过女性是爱美,他则能剩下一大笔克朗(通用货币)。

“给我看看你们有什么。”猎魔人毫不犹豫。

埃文掀开马车的绒布,里面有两只装得满满的箱子。猎魔人看都没看那匹平民花三年积蓄也买不到的布料,径直钻了进去,对那些炼金材料充满热情。

“如果你能护送我们前往陶森特,除去这些还有额外报酬,以及相关折扣。”

猎魔人转头看了一眼埃文,相信此刻他看到的不再是人,而是闪闪发亮的移动宝库。他的眼中透露出难以拒绝的闪动,犹豫了片刻后他答应了埃文的请求。

“还不知道你的名号?”

“范格堡的威廉。”

 

威廉骑马游走在马车的前路上,棕红色的马儿精力十足,奔驰的速度像离弦之箭。威廉通常不会离马车太远,而是陪伴在马车周围,偶尔会赶路到前方清空障碍。

车夫每每看到横尸在地的强盗就不由得心惊肉跳,倒是埃文钻出车厢坐在他旁边,观察猎魔人骑马和战斗的姿态,后来他干脆攀到车厢顶部更好的视野去看。马车颠簸的时候车夫害怕埃文会掉下来,但他保持双腿交叠的姿态坐得很稳。

他们离陶森特公国的边境并不遥远,但是要抵达首都鲍克兰至少还有七八天的路程。

夜晚扎营,车夫在吃过晚饭后就躲得远远的,窝在离威廉较远的树下休息。埃文则是拿了一瓶红酒递给威廉,自己也拿了一瓶,拔掉橡木软塞向威廉晃了晃。

“为你的健康干杯。”

“为你的健康干杯。”

两人仰头喝下,威廉咂咂嘴,舔去嘴边的红酒渍赞叹道:“陶森特最好的东之东红酒,人间美味。”

“是的,这是我其次最喜欢的饮品。”埃文伸手扬了扬酒瓶,威廉见状便与他轻轻碰了瓶身,又灌下一口。

“还有比东之东更好的红酒吗?”威廉的眼里透露出温和的笑意,“不知道我有没有机会品尝。”

埃文知道对方接受并认可了他的善意,于是也展开微笑。

“我的口味独特。但要是有机会,我们可以在鲍克兰一起品尝美酒。”

漆黑的夜空星星闪烁,温暖的篝火上架着吃剩的烤鸡肉,晚风吹拂而过,威廉闻到埃文身上清淡的草药香气,混着一丝奇特的甜蜜味道。他想起对方是个香水商人,而且相当富有,便不觉得奇怪。

“好啊,我记下了。”

两人相视一笑,再次碰了碰手里的酒瓶。

 

TBC

 

障目之言卡到天昏地暗的我,又开始挖坑。

 



评论 ( 15 )
热度 ( 37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