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霆峰】Monster ( 9)

 

没想到又到我了…… 这种现代巨坑还是个接龙文,我估计是没个完了。

应该是战后小休整和东拉西扯的玩意。

发糖,立flag,过渡一下╮(╯▽╰)╭

 

 

前文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如果说William抚摸脸颊的举动只是让李易峰微微哼出声,那么他的手掌游走到耳畔时,李易峰则是完全醒来了。他抬起眼皮,倦怠而又迷茫的眼神对上William的笑容,花了片刻时间才意识到对方的转醒。

“别在床边睡。”William将手搭在李易峰的手背上,轻轻地握了握,“回分部宿舍休息,那里安全。”

招来李易峰不可置信地瞪眼之后,他改口道:“那你让护士带你去其他房间——”

“我哪也不去,就在这里。”李易峰打断他,他转了转发麻的手臂,改变半跪在床边的姿势为坐在病床的边缘,“万一那些家伙再来袭击怎么办。”

他用手捂住嘴,悄悄打了个哈欠。

“你怎么样?身体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黑衣人是怎么制服你的?”

“已经没事了。”William伸手抹去李易峰眼角涌出的疲倦泪水,“当时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异常的眩晕感,好像脑内有断断续续的乐曲在打转,真是难听到直接昏过去。”

“……是该在意世界上真有这么难听的曲子,还是你这么脆弱?”

话虽如此,李易峰整个人长舒了一口气,露出浅浅的笑容。

他伸了个懒腰,浑身的骨头咔咔作响,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哈欠。

“困了吧。”William低声劝他,“去睡觉。你将近整天没有休息,还不听话?”

李易峰没说话,他回头看着William,他的眼里有着一丝不愿听从的愤怒,偏偏那情绪融在眼眶湿润的泪水里,像半年前那样,又不太像。他就这样冷静地睁大眼睛,执着倔强地用沉默来拒绝。

William很久没见过这个表情,也很久没见过李易峰,在经过了生死劫难后,李易峰用这样的表情相对,他居然觉得有些眼热。

或许深埋下去的情绪仍然存在。

他朝前倾伏身体,双臂环住李易峰的腰背,李易峰讶然他的举动,却侧过身子迎合William的拥抱,双手自然搭上对方的肩膀。

“你怎么了?”李易峰轻声问他。

“有点迟来的后怕……也不能说是后怕,是庆幸。”William侧过脸贴着李易峰的脸颊亲了一下,“幸好我还能像现在这样。”

“在非礼别人的时候说这么正经的话可以吗?”李易峰控诉道。

“从没听说过非礼男朋友犯法。”William搂紧他,“现在你哪也跑不了。”

李易峰握着拳头砸了一下William的背脊。

他装作对男朋友一词毫不在意,实际嘴角还是露出了炫耀般的弧度:“天大地大,我想去哪就去哪。”

“你没指望的。”William循循善诱般劝他,他轻松的表情却与故作的语气截然相反,“你得去见刺钉组织的人,还记得么?毫无疑问你的异常变化有足够的研究价值,能引来足够的觊觎,Monsters也希望把你吞进肚子,你当然哪也不能去。”

他刻意地停顿,以营造可靠的效果:“必须待在我的身边。”

“就胡说吧你。”李易峰抓住细节反驳他,“我见刺钉组织的人不就离开了,万一对方背信弃义把我直接带走,你有辙吗?”

“首先,我们的合作相当稳固,刺钉组织也是国家合法承认的,何必要跟政府过不去,除非他们之中有内鬼。其次,你被抓走了,我会去救你。最后,不发生这种情况才是最好的结果。”

“但愿吧。”李易峰明显不做指望,他挣开William的怀抱认真道:“别忘记今天的突发状况,谁救谁还不一定呢。”

“今天的事,还有那天你掉入火海的情况都很蹊跷。明天你去见刺钉组织的人,如果对方询问你的异能,暂时只告诉他们是空间传送的能力。如果他们要当场做任何身体方面的测试,一定要提高警惕,我会让齐铁嘴陪同你一起去。”William说完后确认道:“记住了么?”

“你放心。那……你是留下休养身体?”

“不,有一些交接问题。”他拉住李易峰的手臂向自己的方向用力,“这个不需要你操心,进来睡吧。”

William掀开被子的一侧:“既不愿意去别的病房,我也不可能让你像刚才那样睡,所以咱俩只好同床共枕,勉强挤挤小病床了。”

李易峰没防备给他拽得倒在身上,他忍不住爆出几声笑,William在他肚子上挠了几挠,立即把边求饶边把外套脱了,钻进狭小又温暖的被子底下。腰刚塌下来贴着床板,就被William像翻年糕一样翻了个边,紧紧的搂在怀里。

说来也怪,两人的鼻息互相扑面,就忽的都不想说话了。

比平时更疲倦,也比平时更加慵懒,只想快点陷入平和沉静的睡眠中去。

李易峰本就想睡,一沾上床意识就飘忽不定地摇摆着,就在他沉入梦境之前,听见William低声的问话:“我的战术手表,你看见了吗?”

“手表……唔嗯?检查前你身上的东西都……都取下放在医生那,是叫……安医生。”

“那个里面有……”

“有什么?”

“……等S城的事结束,我有样东西要给你。”

“哦,哦……”李易峰含糊应和了两句,呼吸沉沉的睡着了。

William伸手摁下床头的开关,病房里陷入漆黑之中。

久违地安睡了。

 

深夜时,也总有可怜人没法入睡。

多数的夜班或者加班人士,熬着钟声滴答作响的魔音,熬着冷冷清清的黑夜,完成工作。

齐铁嘴现在就是一个可怜的加班人士。

S市遭遇Monsters的袭击不到两天,城市中的绝大多数公共设施都出现了一定程度的损害,大量人员外撤疏散后还有后续整顿、安抚媒体等问题需要解决。在MCD部门参与后的战场,通常的清扫与粉饰太平的工作此刻派不上用场。所以,上头安排了更具有压迫性手段的其他部门来接掌后续的战场。

齐铁嘴对着荧荧发亮的电脑光芒,手指一刻不停地敲打键盘录入报告,将这两天的详细作战事项按行动时间和行动计划分门别类地如数记录。他的黑框眼镜也反射出荧荧光亮,从而路过的人员几乎没人发现,他那双充满了怨念的眼睛。

这份计划他写了快一个半小时,考虑到各种方面的原因,齐铁嘴最终选择隐瞒了关于老大那位“朋友”的某些特殊点,将这份报告书完成了。

这本是William的指示,按理说他只需要听命执行即可,可惜前来接替S市余后工作的部门之首,是那位啊。

张大佛爷。

齐铁嘴前上司。

虽说只是前任上司,齐铁嘴对于张启山的指示那是很不敢违逆的,当然后者也并不允许他有违逆的机会。不过相比起来,William的指令温和多了。自从跟着新老大后,齐铁嘴终于过上了后方战场的安全日子。

作为一个完全的技术工种,完全只搞技术和策略方面,不亲自上阵,这是多么幸福啊。

齐铁嘴保存了文档,加密后发送出去。待发送成功后,他伸了个懒腰离开了办公室。

待他走远后,有人用钥匙打开了锁好的门,闪身躲了进去。

 

次日清晨,太阳还未从地平线的那头升起,William便睁开了双眼。

他小心翼翼地从病床上起来,给仍在熟睡李易峰一个久违的早安吻后,轻手轻脚地离开了房间。他向那位医生要了衣服装备,换好后从分部坐专用车前往S城的总部。

待William下车时,齐铁嘴已经在正门等候。他们一路直接前往指挥作战室,那里暂时还空无一人。齐铁嘴准备周全,他甚至做好了一份报告单来记录重点。指挥作战室有个小隔间,William直接走进去更换衣物,那是交接时的正装,或者说军装。

他整理好仪容走出隔间,齐铁嘴正端着茶,像是喝了几口,见状赶紧放下行了个军礼。

“我让你调查的事情怎么样了?”William走到他的位子上坐下,再过两个小时,他要在这里见接替部门的主事人。

“目前进行顺利,发现了一个不太安分的家伙,正在深入跟进中。”

“嗯,我希望不会再有内部消息泄露出去,尤其是各种位置信息。”

“了解。还有,关于您那位朋友加入刺钉组织的相关手续我已经通知过了,相信今天的会面中就能拥有合格的身份,申请异能人协助的报告也递交上去,最迟后天就能下发手续。届时,您的朋友就能合法加入MCD部门。”齐铁嘴一本正经的报告着。

“……做的不错,但是,你今天看起来很紧张啊?”William对他的反常有点好笑,“你就这么怕张启山?”

“那可是佛爷。”齐铁嘴露出一个认怂的表情,“他降不降得住老大您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佛爷一巴掌能拍着仨。”

“对我来说,也是个难缠的对手。安心吧,今天你的任务怎么也跑不掉,如果着急,可以现在就出发。”

“真的?嘿嘿,谢谢老大。”

“这算什么,他就拜托你了。”

“保证完成任务。”

齐铁嘴乐颠颠地一溜烟跑走了。

 

TBC

 

  @戚风暖语 

 正经剧情就交给你啦~\(≧▽≦)/~啦啦啦

 

 

 

评论 ( 22 )
热度 ( 35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