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血源诅咒】噩梦余温

又是段子。

血源也不是太熟悉啦,可能会有bug……随便写写

巨剑就是莽,鞭子就是帅,至于谁赢?看技术233333

世界观相对比较残暴……所以决斗可能很稍微恐怖粗暴……总之orz真不是我有病真的!

这个游戏本来就很阴暗QAQ

 

 

2 、入侵

 

“入侵?你……入侵我?”在听到威廉的提议后,李惊讶地往后跳了一步,白色兜帽从他的发顶滑落,“为什么不是我入侵你的梦境?”

“突然想到而已,谁入侵都一样,反正只是我们两个的对决。”威廉将月光剑插入地下,“如果有谁来搅局,我会杀掉。”

李看他帽檐下展露笑意的眼眸,以及他发自真心的愉快,不禁感到一丝诡异。

“威廉,你有注意过兽性吗?兽血的浓度太高你会发狂——威廉?!”

对方的身体变得透明,来不及阻止,就彻底消散成空。

灾厄的铃声从遥远处传来,恰如亡魂呼唤之声。

李不敢确定那是威廉。

遭到入侵时待在原地等待是他的习惯,但李现在犹豫要不要去周围寻找。万一威廉真的兽化了,他的理智还能有几分,如果失去心智,会被逐出梦境。到时……

李拉起兜帽,变暗的视野带来几分安心。

不祥的灾厄之铃声音没有丝毫减弱的迹象,仿佛被接二连三地惊动,反复昭示着恶意。

一,二,三,总共有三人入侵,威廉还有可能混在其中。

在这昏暗阴沉的地方,除了丑陋的怪物和陌生的敌人,还要面对最熟悉的朋友,简直糟透了。

别让我在入侵者里看到你,威廉,不然我就把你的肾掏出来。

李换了把枪,憋着一肚子气等待。

他觉得有必要纠正威廉那套关于他身体柔弱应该加强耐力的观点。

幽暗的室内仅剩残余的烛火,摇曳的微光没有一丝暖意。凝神时还能听见楼上若有若无的哀嚎声,李熟悉那些痛苦的声音中每一个扭曲的音节,更熟悉他们扑来时疯狂的模样。不会停止,不知恐惧,他们如同死去一般活着,也要把能见的活物拖下吞灭理智的深渊才罢休。

也许是周围太安静了,李甚至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

冥冥中,他觉得有什么在窥视。

可当李突然回过头,那种微妙的感觉却消失了。

是谁?

入侵者呢?为什么还没有过来。

在他的紧张中,遥远处有脚步声靠近。伴随着一路惨叫,奔跑化为缓慢的步伐,李注视着房间的入口。黑衣的猎人扛着巨剑缓缓步入,沿途阻碍的尸体被他用力踩碎,在还有十步的位置处他将月光剑举起,半遮面颊祈祷。

月光剑美丽无暇的神圣光辉照耀室内,猎人大衣上的血液粘稠地滚落,发出滴答的混沌声音。

威廉睁开眼,宣告战斗开始。

“来吧,只属于我们两人的对决。”

对方挥舞着月光剑迎面扑来,巨剑残影留下的月辉温柔纯洁,与之相对的是不留喘息余地的迅捷猛攻。一连四剑,李左跳翻滚后退,仍被巨剑第五下斜劈砍中肩膀。

白色的治愈教会服染出鲜红,李再度后退,手中的采血瓶扎入大腿。

血液顺速恢复他的伤势。

喉头浓烈的腥味冲入鼻腔,使人生出迷蒙的陶醉感。

李舔了舔嘴唇,抬手就对正在恢复体力威廉开了一枪。正中靶心,威廉僵直身体半跪在地,可惜距离太远,即便冲过去也不足以有余力攻击。

内脏暴击需要全力施展。

两人面对面打转,多数是威廉主动抢攻。李即使偶尔试探,也飞快地退后。

因为威廉只要三剑就能让他毙命。

 

对李使用采血瓶的行为,威廉并没有多做干涉。毕竟那副身躯实在太脆弱了,所以才变得过分依赖血液。

不过,他是不是生气了?

威廉挥舞巨剑前刺平砍,剑光画出无限大的符号,李一退再退,被他逼入死角,于是猛开了几枪,他来不及闪躲,又单膝跪地。毫不意外地被李抓住机会捅入手指扎进血肉,然后将那处撕扯地七零八落,他栽倒在地。

这种攻击方法每个猎人都会,但像李这样苦练技巧几乎没几个。

鞭子的杀伤力有限,不像重武器能造成眩晕,也没有出血效果,更不方便附加魔法特性。对那副身躯来说,直击弱点的攻击手段更有效。

威廉心平气和地爬起来检查自己,将近三分之一的损伤让他有些踉跄,不过发自内心地觉得愉快。

在杀死李这件事上,越费工夫,越觉得有意义。

李忽然直面他冲过来,抬手就是三发水银子弹连射。威廉退避,对方靠得更近,甚至抽了几鞭子才肯回跳。平常李很少有这么冲动的时刻,看来他真是气疯了,根本不顾后果。威廉扬起巨剑,李力竭躲避不开,让威廉刺中挑起甩落在地。

李趴在地上正要站起,被威廉的剑风掀翻,躺在地上挣扎。

威廉拿着他的Moonligh走到李的身旁,单手将剑插入柔软的腹部。李来不及惊呼,视野就变得灰暗失控。在回归猎人梦境前,他看到威廉蹲下身扶正他的脸,摘下猎人帽对他说着什么。李什么也听不见,但他觉得什么都听不见更好。

 

柔软的花叶挠着李的脸颊,李撑住地面站起,天空中暗淡之月正注视着猎人工坊和回到此处的猎人。

李沿着楼梯上行,双手交叠身前的人偶低头向他看来,用她空灵的嗓音向主人问好。

“您回来了,需要我为您做些什么吗?”人偶精致的面庞在月色下显出温柔,她抚着额边金色的鬓发,雪白的手指拉扯宽大的红色帽檐,暴露在外的球形关节丝毫不影响她的美丽。

李稍稍冷静,希望对方帮自己加强活力的特质。

人偶收取了相当数量的血之回响,完成了李的要求,做完这些后她说:“信使好像带来了一些讯息,您最好去看看。”

李听从她的建议,阅读信使传来的纸张。

是威廉写的,他还送了召唤铃来。大意就是道歉,想要搜集血迹……那你早说啊,李这种时候反而搞不清威廉的想法。他收下了召唤铃,但并没有直接使用的打算。

等再过两天气消了也不迟。

 

威廉给李写了信,不过信使一直没有送来回信。

他把击杀李获得的血迹放入猎人工坊的箱子里存好,慢慢考虑怎样讨他在这里唯一的朋友欢心。

是的,他只是想要李的血。

可以收集,而不会随之干涸的血液。这是最方便的法子,因为他没有侵略过其他人,所以只有独一无二的,属于李的血。

而在那些刻骨铭心的死亡中,也会有威廉的痕迹。

他发自内心地感到高兴。

在这如梦境轮回的世界里,他还是得到了值得纪念的东西。

 

李过了一段时间还是摇响了铃铛。

召唤而来的猎人不顾他的意愿抱住他,表达自己的歉意,还强行夺走了几个吻。

“放开我,威廉……唔。”李心想自己是不是还应该提升下力量才对,可被钻进来的舌头搅得一团乱,对方将他推到墙壁的边缘,然后扑在花坛的旁边。

李的余光看见人偶抚着鬓边的花朵转过身去,嘴角分明是在笑!

他完全忘记人偶根本只有一个表情。

威廉解开李的衣服,咬在他的脖子上,痛的李抽着气捶擂他的背。威廉将李流出的血液一滴不剩的喝完,并予以不着调的称赞。

“好喝。”

李掐住他的下巴:“那不是你咬我的理由,很痛啊!还有入侵,死亡也很痛好吗,下回听我把话说完,别再一言不合就入侵了。”

威廉笑了,李的一根手指恰好陷入他的酒窝。

“死亡是特别的,猎人会忘记很多事,却唯独忘不了死亡的滋味。”他低头吻了吻李的伤口,“要给你留个印记才行。”

李无语,死亡在这里根本是家常便饭,每天条路上他都死过无数回。

按照这个理解,那些玩意岂不是都爱我爱的要死。

李回想了下各种不堪入目的生物的脸,不禁打了个寒噤。

丑拒。

威廉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过肩头半露,胸口的风光也恰到好处,所以他顺势在李颤抖时送上更多的亲吻。

“没有……下次,你听见没有?”李侧过脸喘息。

他的余光还看到了几个钻回地下的信使,这些家伙全在看笑话。

“没事的,一切都只是场梦而已。”威廉笑着说,而随着他的笑容散去,更猛烈的攻势开始了。

 

还我那个温柔亲切的威廉。

李捂住嘴,回想他那天弯弯的笑眼,只觉得对方有难以看透的另一面。捏多少狂人的知识也没用……

他在耸动中思绪早就无法控制。

只是忽然,有一个念头飘过心里。

 

三分之一的脐带。

可以窥见真相之貌的“眼之索”。

威廉是不是使用了这个所谓的圣器,获得了真正的洞察力呢。

 

他是否发现了,这个世界的真相?

 

 =====================================================

 

 

完全不知道我写的什么玩意……orz

总之好歹写点东西练手啊我去。

其实蛮粗糙的_(:з」∠)_

 

 

评论 ( 6 )
热度 ( 9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