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尘远】猎魔人和他的朋友·番外1

 

黎明未至

 

 

巫师3  AU

1、凌晨四点梗的衍生?

2、尘远不变

 

安逸尘调整了剑袋的皮带长度,他伸手去够两把剑之中的银剑,位置正合适。

明亮的银月悬挂天边,给漆黑的洞穴带来一丝光亮。

那光亮只浅浅铺在洞口处,往深处却没有益助。

他找了干燥的位置坐下冥想,静静地等待杰特怪被他布置的诱饵吸引过来。

按理说这是个普通的夜晚。

就像安逸尘作为狩魔猎人度过的无数个,伴随着鲜血和死亡,以及同疯狂的野兽搏斗的夜晚。

以生死定论胜败,可赢了也不会有掌声。

他只是在用生命获得的胜利的寂静中,沉默地从尸体上获取战利品,那霍霍割肉的声音听得耳腻。

狩魔猎人是个寂寞的行列。

按照职业的荣誉感,或许根本没这玩意儿,总之,他们大多不会可怜巴巴地追求什么爱情、友情、亲情。

但是安逸尘自己也不确定。

他想念宁致远。

自从这个小少爷离开之后,他重新过着黑白颠倒无所谓昼夜的生活。只是偶尔醒来,或者梦里,有宁致远的笑脸出没在眼前。安逸尘想念他,哪怕是他身上淡淡的、温和的牛奶气味,也香甜的足以让自己僵硬的面部肌肉露出明显的笑容。

杂乱的念头将他推出冥想状态。

安逸尘从皮甲的隔层出解开一个扣,那是用怪物爪最尖的部分打磨做成的,结实耐用。他拿出宁致远给他的那个一手就能捂住的扁圆盒子,看了看。

然后他脱下手套,顺着外壳的花纹抚摸。

安逸尘不晓得这些图案的来由,只知道应当是古老的魔法图案。宁致远时常宝贝地抚摸和把玩研究,也不知道究竟藏着什么秘密。

可就算它没有任何作用,安逸尘还是着了魔似的。

他想和宁致远说说话。

那个小盒子静静待在他的手心里,一点也看不出它的神奇和力量。

唯有贵重的外表,隐没在漆黑里。

安逸尘在漫长的寂静里,终于忍不住吐露出完全不符合他凶戾外表的话。

“ I missing you .”

那小盒子嗡得震动一声,居然回应他的话语。

“ Me too.”

 安逸尘摸着盒子,以为宁致远会从其中蹦出来,毛头小伙似的期待着。只有洞口呜呜的风声嘲弄他,告诉他空想的结局。

他握着盒子,一遍又一遍地重复那句话,希望有奇迹再次降临。

就像美好的童话故事中所说的那样。

小盒子不做声。

狩魔猎人不相信童话故事,可能这就是代价吧。

奇迹跳出来打他的脸。

“我知道了……所以,你能不能别贴的那么近说话。”宁致远的声音同小盒子的嗡声一起在手心里震颤。

“耳朵很痒的。”

对方轻轻的,带着倦意的语调落在安逸尘的心头。

“致远。”

“我叫你远一点,快睡不着觉了。”宁致远埋怨他,语末却禁不住偷偷发笑,像风摇曳花朵那样轻。

“只要你对这个说一句……嗯,类似的话。”他没好意思直白说要讲情话,“就能发现这个传讯盒的秘密,真是害我等了好久。”

“你该告诉我。”

“好吧,下次我直接点。”

“你现在在哪?”

“在我家的大床上,被子很软。你呢?”

“……在休息。”

“听起来像假话。”

“谁会在狩猎时像个傻瓜似的,对着盒子念叨。”

安逸尘毫不介意骂自己一回。

“那你快点休息吧,明天我告诉你一些好消息怎样?”

“睡吧。”

安逸尘温声说。

所有的声息瞬间失去了,但很快被笨重的脚步声取代。

令人发毛的喘息声从锋利的牙齿间争相穿过,粗沉的声音令人可以立即想见牙齿嚼碎过的骨头和血肉,还有那股挥之不去的恶臭。

安逸尘收起盒子,戴好手套。

他轻巧地像猫,跳下高高的石块。落地时顺势翻滚,反手抽出银剑。

安逸尘拿出猫魔药和海克娜煎药依次喝下,苦腥味死死纠缠舌头不放。洞穴里的怪物尸骨散发着恶臭,二者相合简直是张牙舞爪共同狂欢。

眼前只有灰白二色。

血液在他的心脉中急速地流淌。

安逸尘的脸上青筋发紫,眼窝晕开层层黑色,细密而清晰暴起的血管让他的脸狰狞诡异。

他手执银剑,面向那头巨大的野兽。

猎魔人要工作了。

在黎明到来之前。

 

 

 黎明未至 END

 

病人爆肝几天都感觉写不好……

干脆爆肝不务正业算了_(:з」∠)_

评论 ( 9 )
热度 ( 26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