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尘远】猎魔人和他的朋友·3

 

不按时间线叙述。

持续性不务正业,让我泡糖罐子里吧!

小虐怡情。

发糖为主。

 

 

安逸尘杀人的时候很快。

最常见的方法是捅死,但混战中抽剑会浪费不少时间。所以最好用的方法就是砍脖子,借着斜劈下去的力道,把整个头颅连着颈子一起割开,彪出来的血能瞬间震慑那些虎视眈眈的家伙。

飞出去的头颅不知会滚到哪里。

安逸尘是这样跟盯着脚下头颅发怔的宁致远解释的。

他觉得这个冒充商人的小少爷应该没法跟自己太久太远,没料到两人结伴而行的时间瞬息之间已经半月,对方还是锲而不舍地纠缠,骑着白马一直跟着他和萝卜。

该称赞他的识时务,每次遇见不友善的怪物后宁致远都会退后,给他腾出空间挥舞银剑,偶尔还配合着十字弓为安逸尘打掩护。幸好他们之间存在稀有的默契,宁致远配合得相当好,安逸尘甚至为他能精准射中眼睛而感到惊讶。

如果飞过的箭矢没有引发他胸前徽章震动的话。

那枚银色徽章只会因为魔法而产生共鸣。

宁致远根本用不着他套话,就完全交代了他天生的魔法天赋,献宝似的寻求夸奖。

但是杀人的话不同。

在任何生物的面前残杀它的同类都是忌讳,更何况安逸尘的战斗技巧更多源于经验。他知道最稳最快的方法,但那看起来一定是最可怕的。

才能在最短时间内杀光他的敌人。

安逸尘不知道那头是什么时候滚过来的,宁致远又看了多久。山贼的营地在坡上,可能是他的动作太大导致这玩意儿飞了出去,也或许是风吹得猛。毕竟没连着身体,也没几斤几两重。

他跟宁致远解释,心里为着对方的表情发慌。

这很不像他会做的,但凡事总有例外。

“安逸尘……疼。”宁致远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猎魔人的黄色猫眼剧烈收缩,他搭上宁致远的肩膀——顺带一提这是安逸尘第一次主动亲密地碰触,宁致远语,查看他身上可能有的伤口。

安逸尘没有闻到血腥味,上下查看也不见什么,忽然被宁致远的手捂住脸颊。

冰冷的感觉像个死人。

“……宁致远?”

“好冷……后背痛。”宁致远顺着脸颊搂住安逸尘的脖子,语音透露些微的痛楚。

安逸尘摸他的背,触感并不像衣服。他扯下皮手套扔在地上,手指摸上去,衣料中间开了个小洞,能摸到有光滑的皮肤,和凝结的血痂。

“药呢?你的药在哪,葡萄去哪了?”

葡萄是宁致远的那匹白马。

“它吓跑了。”宁致远把脸埋进安逸尘的脖子,他像是撒娇般不使力气压在安逸尘身上“我太累,追不上它。”

“怎么不叫我。”

安逸尘的声音在发抖,宁致远都不忍心告诉他刚才被偷袭的箭矢力道太猛,他摔在地上起不来的事。

“我忘记了,急着用魔法补救。”他笑嘻嘻的脸十分完美,但笑着笑着喘不过气,呼吸间都心口发疼。只得把脸埋回去。鼻息断续喷在安逸尘的颈间,虚弱得像只快要断气的小猫。

安逸尘抱着他,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伤口已经凝结成痂,应该要多亏宁致远的魔法。但身体内部的损伤不会像外表一样容易恢复,安逸尘拿不出合适宁致远用的药。

必要的时候他甚至吃生肉,把水鬼脑混合草药制成药剂和着酒灌下去,猎魔人如此能经折腾。但他对于其他人的伤,除了简单的包扎伤口之外,也只有求助医师。

一点办法也没有。

宁致远觉得安逸尘的猫眼简直是停不下来的钟摆,黄色瞳仁里的尖细瞳孔动来动去,好看得他差点都忘记疼痛了。而且安逸尘抱着他的感觉很好,尽管血腥味重得很,他还是喜欢贴着对方。

“你忍着点,我们找个地方休息。”

安逸尘扶着宁致远朝山贼营地去,他记得那里的有个大点的帐子,摆了张稍大的床,应该能让人休息。他带宁致远穿过一具具横尸,走进帐子,提醒对方小心脚下打翻的镜子和圆滚滚的水果,然后把宁致远安置在床上。

“好硬。”宁致远嘟囔着,“被子好臭,有点恶心。”

“难道你要睡木板?”

“木板比这干净,就是冷点。”

安逸尘扶他起来,然后一脚踹开了床上深色褥子,然后动作小心地让他坐下。

宁致远坐在床板上,看安逸尘用手比法印,点燃了床边蜡烛和帐前火把。昏黄的火光伴随着油脂燃烧的味道,把安逸尘的身形衬托得挺拔如胜利归来的威武骑士。

宁致远慢吞吞地躺下,他装作可怜的样子说:“有点冷。”

安逸尘点燃了帐子里的柴火堆。

“有没有暖和点的……”

安逸尘把自己找回来的葡萄招呼过来,拿了马鞍袋里的毛绒披风给宁致远盖上。

宁致远只好把脸捂进红披风的滚边白毛里,捏着嗓子抱怨。

“你就不能多抱抱我嘛。”

他听安逸尘走来走去的脚步声停了一瞬间。

“好。”

随着一些皮甲摩擦的声音,温热的肉体钻进披风里。宁致远感觉安逸尘越来越近,最后胸膛贴过来,正抵着他的后心。

衣服破开的地方,似乎能感觉到肌肤相贴的心跳声。

宁致远满足的把脸捂着,只是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出乎意料。

 

 

“安逸尘……”

“嗯?”

“你上身除了皮甲之外……都不穿的吗?”

“不穿,妨碍行动。”

“……”

 

TBC

 

裸着上身的安逸尘送你,不要客气

给自己发糖,爽。

脑子什么的不要了。

评论 ( 13 )
热度 ( 26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