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尘远】猎魔人和他的朋友 · 2

不是按照时间线来的,请注意23333

不务正业系列

巫师3丹德里恩出没,可能会崩了他的个性,不过因为是为了剧情需要,所以……见谅_(:з」∠)_

简述了原作主角的爱情……只想痛殴我自己,简述得超烂……_(:з」∠)_

 

愿望

 

狩魔猎人是变种人,从三岁起就要接受青草试炼,成功渡过试炼的人不足三成,但活下来的孩子身体均会发生异变,最直观的是他们黄色的猫眼。在外表之下,他们的各项身体素质远超常人,新陈代谢也是普通人的几倍,因而能够忍受更加剧烈的药性和毒性。

狩魔猎人的寿命同样漫长,他们的死亡只可能是源于各种意外。

变异也产生了一些坏影响,比如他们僵硬的面部表情,又比如他们不能生育。

他们为猎杀怪物而存在,却也被普通人视作怪物的一种,只知道杀戮的怪物,只为了利益而行动。

 

“这道理根本说不通!”宁致远拍桌愤怒地反驳,“是谁保护了他们不受食尸鬼孽鬼的侵扰,就因为这些蠢蛋在附近抛尸才引来的怪物,狩魔猎人是拿钱办事,但没有他有钱也没处花。这些人的诋毁真是太过分了,也不想想狩魔猎人沿途解救了多少个被怪物和强盗占领的村庄!这些一分钱都没收!”

宁致远想到安逸尘观看人们返回村庄的模样,那面无表情的脸稍稍地弯了点嘴角,闪动的眼神温和欣慰,多美好的场面,他都要没办法挪开视线。

“真奇怪,你怎么突然对狩魔猎人这么关心了。”坐在他对面的斯诺推来一杯果汁,他袖口的银纽扣在烛光下闪闪发亮,“贫民之所以低贱就是因为他们的愚昧无知,哦,还有容易被扇动。你知道永恒之火吗?一个新兴的组织,以猎杀女巫为名,在北方传播的很快,有可能会变为最大的教派也说不定。”

“……那只是邪教。”宁致远抿了口果汁,“但是他们的思想很危险。”

斯诺无聊地敲敲桌面:“能净化污秽的火焰,真是好说法,可惜他们没有先净化他们自己。”

宁致远问他:“你怎么会对教会感兴趣的?你最近有点奇怪,跑到酒馆里来看表演,一点都不符合你奢侈的作风。”

“你管的真多,我就不能效仿你……好吧别这样看我,我就是很喜欢一个女孩,她也是吟游诗人。”斯诺喝了些黑啤,开始喋喋不休地向宁致远讲述她的美丽,她的幽默和智慧,还有她弹奏鲁特琴时形状优美的五指。

宁致远没有反驳或是打断他。

毕竟恋爱这回事嘛……看到风吹动安逸尘的头发也觉得英俊的他,好像也无药可救,即便对方的头发汗湿,半身的血污,左手提着滴血的头颅,犹如杀神在世。

当然,安逸尘去池塘边洗澡的时候,也很性感,那身材,啧。

斯诺的长篇大论总算肯停下了,因为今天的吟游诗人的表演开始了。他伸长了脖子张望,唯恐不能看到他的心上人。

在万众期待的安静下,一个身材瘦削的男人走上舞台,他戴着一顶有着苍鹭羽毛的帽子,弯腰鞠躬时羽毛遮住了他的脸,直起身时帽子还稳当的戴在头上。

“请不要惊慌,对,那位观众,请别着急。西雅今晚要表演的节目比较特殊,所以我先替她一会儿,免得大家久等,不用担心,今晚你们一定能看到最美丽的她。”

男人露出开心的笑容:“还没介绍我的名字,我是丹德里恩。”

“喔,看来有一些人认得我。我想如果我的名声有一半来自于我的才华,另一半则是因为我的好朋友,我最好的朋友,狩魔猎人杰洛特,或者用大家更耳熟能详的名字,白狼。”

“趁着西雅还没上场,我给大家讲一些小故事解闷,就比如说,一直被人认为是冷血无情的狩魔猎人爱上女术士的故事。

那是个普通的下午,我和白狼在捕鱼,结果网住了一个古老的瓶子。想必大家都听过灯神的故事,我本以为它能实现我的愿望,却被瓶子中的怪物弄得失了声。杰洛特救了我,但他对怪物的魔法无计可施,而我,听听这副声音,当时我的嗓子如同被火灼烧一般疼痛,咳出来的唯有鲜血。

杰洛特带着我奔走,打听到了能救治我的人。是的,有些人猜到了,那位女术士同样有名,因为他们之间的爱情。但当时,杰洛特不知道自己会爱上她,而是为了我踏入陷阱。他对自己很有自信,没想到爱是情不自禁的,他爱上了女术士,即便对方只是利用他。

白狼为了爱情甘愿忍受蝎尾的毒性,哪怕是女术士甘美的发香,依然会让他如在梦中。

当然,我的朋友是一位勇敢的狩魔猎人,他的意志坚强,忠于原则。只是他无法否认一个事实,他爱她。所以,那个让我受苦的灯神在城里狂性大发时,他赶去解救他心爱的女术士。

他们俩在灯神的面前也大吵了一架,愤怒的女术士逼问杰洛特的愿望,只因为他说出最后一个愿望时,那个怪物,现在我们称为灯神,就会完成愿望,并且离开。

就在生死攸关的时刻,猎魔人知道,女术士不仅仅是他梦中的紫罗兰的气味,宝石般的双眸,以及她怒气冲冲的脸庞。她的一切越来越多的占据他的视线,直到她……

成为他的世界。

猎魔人许下了愿望。

那愿望将深深地纠缠着他,还有女术士的命运,他们将密不可分……”

 

台下的宁致远情不自禁地呢喃着:“他许了什么愿望?”

“……没有人知道杰洛特许了什么愿望。”丹德里恩夸张地遗憾叹气,“我作为他们姻缘的见证者,也一直没有办法得知。”

“但唯一可以告诉大家的是,女术士布下的情网,同样缠住了她自己,这或许也是始料未及的吧。至于这究竟是魔法,是天定,还是源自她的本心,我就不断言了。啊哈,我们西雅女士终于上台了,来吧,大家都等急了。”

斯诺眼神专注于那位盛装出现的女性吟游诗人,一点也没注意到宁致远仍然沉浸在刚才的故事里。他喃喃自语,琢磨着猎魔人的愿望,忽视了台上响起的欢快乐声。

他挪动椅子,在其他人全神贯注的时候匆匆地离开,留下斯诺和满室的乐声,他沿着楼梯上到三楼,和正在往外走的安逸尘遇了个正着。

“致远?”安逸尘疑惑地眨眼,“你不看表演?”

“我也不是特别想看,去买东西吗?”宁致远当即转身和他同行,“我记得萝卜【1】那个草药袋子空了吧。”

“要买点炼金材料,顺便去把金币换成克朗。”安逸尘点头。

“对了,安逸尘,我问你一件事。”

“什么?”

“如果你和你爱的人一起陷入危险,她却可能不爱你,你可以向灯神许一个愿望,你会……”宁致远被安逸尘忽然充满笑意的眼睛弄得有些走神,他有些不好意思,“……你会许什么愿望?”

“是白狼的故事,对吧。他是我们这行里非常有名的人物之一。”

“嗯,我觉得那个愿望应该不是那么简单。”

安逸尘却说:“你问我许什么愿望,其实,就算是我,面对喜欢的人大概也只有那一个愿望。”

“我希望他爱我。”

宁致远点点头,表示理解:“也是,你们狩魔猎人不需要那些弯弯绕绕的。”他沿着楼梯口先下去,没有看到安逸尘的眼睛。

如果他看见,他一定会明白。

但宁致远没有,他只是在拐角的时候回应安逸尘的说法:“如果是我的话,我想向那个灯神许愿,让我永远爱……”

他停下脚步等安逸尘。

“……安逸尘。”

宁致远在蜡烛的光芒下,转身喊安逸尘的名字。

“也帮我买点炼金材料吧,我打算制作一些药水。”他笑吟吟的,脸上的红晕在烛火下根本没法看清。

 

 

 

但安逸尘是狩魔猎人。

他看得清。

 

 

 

TBC

 

把话连起来说很重要→_→

 

 

注:【1】 萝卜是马的名字。

 

 

 

评论 ( 7 )
热度 ( 24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