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越苏】笑春风·3

借鉴了小部分的《兽王》设定和剧情线,算是AU

(虽然我觉得没多少人看过_(:з」∠)_而且剧情上也不是很明显

 

前文:    1、

              2、

 

3、

 

陵越回到房间,梳洗整理过后,收到了来自红玉的通讯。

长方形的电子屏上显示着的字样,下方标注的小字则说明是来自东联邦·天墉部·红玉将军的一则短信。

陵越点看通讯,里面交代于两日后前往某处,和丹景城的线人会面以及一些细节。旁边还有一个摄像头图标,意味着红玉原本是打算与他视频联系,而他恰巧错过了。

但现在联系也不算太晚。

陵越点击了视频通话的那一项,等过片刻的电子声,屏幕上显出红玉的脸庞。

许久不见,她的气色比之先前要好很多,额头的红色法纹也颜色鲜艳,大约是于修为上更近一层。她一身红色衣甲,妙曼身姿在军队里可谓一道风景。

红玉打量了他一番之后才开口:“好久没见你了,陵越。真没想到,紫胤居然用我的权限给你接了这个任务。”

陵越微笑:“师尊希望我多多历练,他这么些年没见我,自是希望我能够独当一面。”

“……哎,青玉坛制药众所周知,贩毒和违禁药品亦有迹可循。它扎根于丹景城有数十年的根基,当初虽然是小家小户不足为惧,但近几年出产的药物简直闻所未闻。半年前开始尤为可疑,暗线们递上来的情报表明,它的销售渠道渗透了很多明面下的势力。你对付一两个人,或者一群,我都不会阻拦,但断没有用一个人扳倒一个势力的做法。我知道你师尊给你讲过他曾认识的传奇人物的故事,那些的确不假,我知道你的潜力,终有一日你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可不是现在。”红玉满面不赞同,“如果在那之前夭折了,我宁可你不冒这个险。”

“红玉姐……”陵越用起熟悉的称呼,他知道自己脸上一定笑得很开心,“我都明白的,陵越早不是小孩子了,能处理好的。”

“你能个屁!”红玉恼他的笑容,“想笑着蒙混过去吗,你要清楚后果。”

“正因为知道红玉姐担心,我才笑。”陵越解释,“这些年在外,几乎事事自己忧虑盘算,红玉姐还有师尊都是我的家人,知道你们关心我就很足够了。”

“你打定主意要继续?”

“我都已经入城领了通行证,想来盛会名单上陵越二字已经在册,此时脱身只会打草惊蛇。”

红玉叹了口气,她自然明白开弓没有回头箭,实在是不甘心就这样放弃:“……紫胤用我的通讯器给你发了任务细节,读过了吗?”

陵越道:“读过了,师尊在出发前与我商量过,估计是怕我忘记,所以重新核实一遍。”

“那么赶紧删了吧,身在敌营,谨慎为重。”

“陵越领命。”他还双手抱拳行礼。

“讨打是吧。”红玉被他装模作样逗笑了,“今晚是暂且歇下,还是联络我们的特派员?”

“都不是,今晚我同别人有约了。”

“月黑风高相约见面,莫不是哪家姑娘倾心于你,趁着夜色表白么。”红玉有心打趣他。

陵越赶紧否认:“不敢,我的确有约,只不过是同行的一位伙伴。”

“你有同伴?怎么不早说,总共几人?”红玉道

“并非,只是偶遇而已。而且红玉姐也见过的,是乌蒙灵谷部族的人,名叫百里屠苏。”

红玉在脑中回想,立刻就想到了关于他的一些讯息。

“你同他倒很有点缘分,紫胤提起过几次他的剑,你那个毛躁的弟弟托他的福少挨一顿揍,而且还救……”红玉忽然一顿,“等等,他到丹景城做什么?”

“明面上,和我一样。”陵越道,“暗地里是否有别的打算,暂时还不清楚。”

“乌蒙灵谷协助联邦算得上极为慷慨,除了欧阳少恭几乎没有别的特殊要求。既然是盟友,有困难也尽力帮他。”

“明白。”

 

结束通话后,陵越带上爱剑霄河,走楼梯来到百里屠苏所在的十一层。

权当活动活动身体。

他来到楼层走廊,忽然想起不知道百里屠苏的房间号。现在回去拿通讯器实在麻烦,便一个个走过房间口,果见一扇门虚掩着。他敲了敲门,没有回应,遂推开了些往里看了一眼。

百里屠苏那个负重箱摆在那里,还有那把凶剑和衣甲,毫无设防地放在床边。陵越确信自己没有听到水声,但也听不见百里屠苏的呼吸声。他缓步走入房间后,确实不见人影。

一束声音传到他的耳边。

“去阳台,我在屋顶。”

陵越下意识抬头,只看到天花板。只隔着一层房间的阻碍,他察觉不到百里屠苏的存在,百里屠苏却轻而易举地找准了位置,向他传了音束。

他走到阳台,跃上屋顶,百里屠苏果真躺在倾斜的屋檐上,见他来了才坐起身,扔过来一个牛皮水袋,热乎乎的烫手。陵越打开后灌了一口,略苦的茶混着牛奶香浓,倒是暖和又舒服。

陵越踩着瓦片一步步走到他的身边,百里屠苏还是躺下,一头黑发垫在身后,眼睛直直望着天空。

百里屠苏把眼神在他身上留了片刻后转了回去。

“坐下来一起看?”

“我站一会吧,来丹景城整个下午都在坐飞行器,再不活动骨头怕是要废。”

百里屠苏嗤笑一声,没有恶意,两只眼里分明写着我不信。

“我记得你是坐专人飞行器来的,就算直飞也要整个下午,看来很远。他们把你派到这么远的地方去除妖兽,是让你去躲灾吧。”

“军中矛盾激化,要找个方法消耗下他们过多的精力,也不能让人见面,加上近来异变剧增妖兽忽然大量出没,是一个好办法。我接了分配的任务,和他们天南地北各不相干,也落得清净。”

“原来如此。”百里屠苏坐起身,夜风吹动他的长发,拂过陵越的小腿。“你无须跟我说的这么详细,我没兴趣,也不是来打探。”

陵越微笑:“我明白。”

于是两人静静地看了一会星空。

陵越本不愿打破宁静,只是百里屠苏那头长发是在有些引人注意,他问:“你们乌蒙灵谷,男人都是长发吗?”

“并非,他们大多适应了现代,短发居多。”

“那为何你还留着长发呢?如此醒目惹眼的特征,招来麻烦的话……”

“我不怕战。”百里屠苏道,他皱着眉:“只是总有人光凭背影男女不分。”

陵越看他那头齐腰的乌发,以及看来颇为窄瘦的腰,也只能暗暗摇头。

“你专门邀我来,只是为了品尝这饮料么?”

百里屠苏半转过身子,抬头看他:“顺便观星,这里的环境还好,星空开阔无边,心中诸多烦扰望之即去。”

陵越仰望那黑夜里的繁星灿烂,银月的光华照亮天边,心里顿时觉得宁静。

“是啊。”,他说。

 

“想邀朋友一起,也是自然而然的。”

 

 

TBC

 

最后一句……www

 

 

评论 ( 6 )
热度 ( 12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