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越苏】笑春风·2

纯跟着感觉走。

兽王AU,主要参考《九玄龟珠》部分主线剧情和部分世界观借鉴

 

前文     1、 

 

2、

 

陵越应了襄铃的邀请,一同前往旅馆。这个小姑娘的活泼性子在她那位屠苏哥哥那里不怎么行得通,便有些失落地转向陵越。

她隔着百里屠苏问陵越道:“陵越大哥,自从导师培训之后,你都去干什么了呀?”

百里屠苏也看过来,颇为认真地看着陵越。

陵越也看向他,直至对方觉得太近而有所不妥后收回了视线:“联邦培训后,我参与了红玉将军手下的行动小组,四处去斩杀一些为祸一方的妖兽。”

襄铃赞叹了一句“陵越大哥真厉害。”,显然没有对这话怎么深思。她看到街角卖的工艺品,欢呼着凑上前去打量,摸摸这个,翻翻那个。

陵越和百里屠苏在旁等她,眼见雪花愈来愈大。下雪天街上的行人大多打伞,陵越身负灵气,交织运转的灵气自然形成抵御。只是百里屠苏和襄铃身上,肩头发丝都落着些积雪。

比起襄铃厚实的绒袄和牢牢裹住脑袋的兜帽,百里屠苏只穿着单薄的红色软甲,黑色长发披在身后,一动不动的站姿,简直像是一座冰雕。

陵越为自己的想法感到有趣。

——怎样用火塑起一座冰雕呢?

襄铃抱着她的战利品归来,一把粉色的扇子,红色的娃娃,还有几个小小的石环和铃铛。她笑着给陵越看,如数家珍似的,虽然只是常见的工艺品。陵越看她高兴,也没戳破,只是问她饿不饿。

“还好呀,中午吃了很多。”襄铃如实回答。

陵越道:“听闻丹景城的鱼肉质肥美,少刺且烹饪后味道鲜香,我倒想着入了旅馆之后,点一道来品尝一下。”

“鱼?好吃的,我也想尝尝。”襄铃兴奋起来,她又抱住百里屠苏的胳膊欢呼起来。动作之熟练,行云流水般。百里屠苏好似也习惯了,道:“到了旅馆,晚饭再说。”

大概这是默认的意思,襄铃开心不已,把手里的东西一股脑塞到百里屠苏怀里,接着跑到下一间铺面搜寻去了。

百里屠苏居然也没有表示,而是径直放入了后腰的负重箱。

陵越本以为,他至少会抽一抽眉头。

“百里对襄铃这么有耐心……”陵越垂下眼看着地面的雪层,“是对襄铃有些喜欢么?”

他等着对方的回答,同时为兰生可能会夭折的恋情捏了一把冷汗。

百里屠苏看他一眼,流露出些许意外,道:“襄铃对我不是那种喜欢。”

陵越摇摇头:“日久生情的例子不在少数,无论襄铃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如若不给出一个确切的答复,时间久了,她可很难放手。”

方才还可以说是有些意外,现在百里屠苏是大大的惊讶了。

“我明白,襄铃不过是因为我救她一命,对我更有好感。”百里屠苏道,他还有更想弄清楚的事,“你有此一问,看来,也对她颇为关心啊。”

这话别有意味,陵越则很坦然:“我的兄弟对襄铃很是喜欢,所以也不免管了闲事。”

百里屠苏如果有兴趣问一问他这兄弟究竟是朋友兄弟,还是手足兄弟,就会知道陵越说的是谁。可惜,他只是继续望着襄铃的背影,陷入了沉默。

现在陵越也拿不准兰生到底有没有希望了。

良久,百里屠苏道:“我会同襄铃说清楚的。”他不等陵越接话,又接着道:“她年纪还小,不懂什么感情之事。但……我或许也不懂。”

他沉浸在回忆里没有再说话,陵越猜想他可能也有一段特殊的感情。他还没遇见过红玉所言的那种情动之人,她这种文绉绉的说话方式也许是被师尊带的,又或者情不自禁地去学。

便是陵越自己也说不清楚。

他还未曾情不自禁过。

原本只是简单的闲聊,他一时兴起才打探了百里屠苏的口风,怎么反倒变成一个要深入思考的难题了。

“屠苏哥哥!看我买了什么!”

襄铃跑动着带起一阵风,冲散了弥漫在两人间的沉寂。

热气腾腾的烤鸡包在油纸里,香酥的气味勾起口腹之欲,襄铃满脸眼馋的模样,却还是要把它递给百里屠苏。

百里屠苏回过头看了一眼陵越,陵越也正在看他。

“怎么了,屠苏哥哥?陵越大哥,你也要吃吗?”襄铃的脸上带着疑惑。

百里屠苏摇了摇头。

“我们不吃。”他连陵越的份也拒绝了,“你最喜欢的烤鸡,快吃吧,等会儿凉了。”

襄铃的眼神在两人间转了一个圈,想不出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于是脱下一只手套,开始撕她最喜欢的鸡腿部分。

三个人继续往旅馆的方向走。

百里屠苏目视前方,他现在走在中间。也许是向陵越说的,也许是自言自语。

他轻飘飘的声音听不出情绪。

“你说得对。”

陵越倒有些心情复杂了。

 

旅店里人来人往,一楼类似于普通酒店,不少人正喝酒吃菜,也有酒足饭饱的正谈天说地。陵越只粗略扫了一眼,便见到数位身负灵气的人两两三三坐在一起,也有些并无修为但怀有深厚内力,也是成群围坐。普通人亦有数十,看衣着像是当地人,对此场面见怪不怪,无畏也无惧。

陵越首先登记了自己的身份,将红玉当时派发任务中一道送来的证件递上,前台扫描过后交付了房卡。他并未着急去房间,仍是等着百里屠苏和襄铃。期间略微注意了下对方的证件,似乎是相同的。

不速之客来的很快。

四五名身穿白色制服的人齐齐出现在旅馆门口,一时引得众人侧目。他们的衣服上的标识是青玉坛的标志,在青玉坛售卖的药物包装上很常见,陵越阅览的资料中提及过。

这些人手里还提着枪和微型激光炮之类的武器,如此大摇大摆走入旅店中,引发了人群的骚动。

陵越听见那些当地人中说道:“青玉坛的护卫队,怎么巡逻到旅店里来了?”“是收税吧?”“净扯些有的没的,估计是举办盛会有什么需要。”

而围坐成群的那些人,则明显地有些紧张。

区区一个制药谋生的中立单位,居然是这里实际名义上的统治者。基于它本身广施善举,同时民心在握,在转交统治权的要求被拒绝后,东联邦找不到合适的名义实行暴力手段强制其移交统治权。所以,只是名义上的东联邦领地。

护卫队的人走进旅店后,领队拿着电子产品对比,最后找准了陵越。他走上前,将枪收起来以表示没有恶意,而后温和地询问道:“是代表红将军前来参加盛会的代表吗?”

陵越答道:“我是。”

领队看向他身旁的百里屠苏问道:“两位是代表乌蒙一族前来参加盛会的代表吗?”

襄铃抢着回答道:“是呀,你们是谁?”

领队微笑着说:“我们是青玉坛的护卫队,在盛会举行时保护城中居民的安全。现在前来确认三位的身份,还有派发通行证。”

陵越问道:“我们不是已经有通行证了吗?”

领队道:“那是入城的许可证,在城内还额外需要通行证,以确保没有不相干的人混入盛会干扰。”他的表情仍是温和可亲的,只是在说到不相干三个字时,眼中流露出一丝狰狞。

“这是您的通行证,陵越先生。”领队取出了一张卡片,然后走到襄铃和百里屠苏面前,同样递上了两张卡片。

“看得出来,你们训练有素。”陵越道,“青玉坛广施善举,很受当地人拥戴,你们也会轻松许多。”

领队点头:“确实如此,但这次盛会事关重大,还有陵越先生和百里先生这样厉害的人物前来参加,为了青玉坛的形象,更要严加守卫。”

襄铃忽然抗议道:“为什么你不带上我,襄铃也非常厉害的。”

领队笑着道歉:“是我的过错,可爱的襄铃小姐。”

百里屠苏一直不曾说话,这时也开口道:“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变成厉害的人物了。”

“百里先生说笑了。”领队道,“我们还要去查其他入城的人士并派发通行证,不能奉陪了,告辞。”言罢回到穿着白色制服的人中去,匆匆带着武器离开了。

陵越拿着房卡,向百里屠苏和襄铃招呼了一声,先行回房整理行装。待到晚饭,三人在城里的一家有名饭馆前碰头。

襄铃当先求着点了那道心心念念的鱼,而后对着菜单上的各色肉类垂涎。陵越习惯素食更多些,百里屠苏吃的也不多,到最后两人都开始看着襄铃鼓着脸颊吃肉。

饭后三人回旅馆,襄铃先下了电梯,朝两人招招手就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而陵越快要下电梯的时候,百里屠苏突然叫住他。

“陵越。”

他大概还没想好说辞,考虑了一会儿才继续道:“有兴趣喝一杯吗?”

“你不喜欢喝酒吧?”陵越看他。

“是不喜欢。”百里屠苏点头,“所以丹景的乌龙茶奶,有兴趣吗,不算太甜。”

“好。”

 

TBC

评论 ( 1 )
热度 ( 19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