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霆峰】随手段子

13、惑色

 

1、考试太久人都没激情了,结果回去翻了翻峰哥的红,整个人都哆嗦炸了
2、我就是我,酷爱冷cp拉郎一百年
3、何瀚X Lee造型?那位西装先生和那位无意中摸领口的先生你们等等,我找个纸巾擦鼻血。
4、全程胡扯 

 

 

何瀚买了一栋别墅。

起因倒不是因为总裁有钱任性,而是他跟家里人的纠纷已经到了需要换个新环境来舒缓心情的地步。

好像还是有钱任性哦?

然而这栋别墅,它……闹鬼。

那是发生在某一天的事。

 

何瀚泡了杯咖啡,难得在工作途中停下来休息。

他在巨大落地窗边的藤椅上坐着休息,沿着棕色帘子钻进来的阳光很好,正裹着他的双手,温和的热度让他舍不得抽回放咖啡杯的手。于是便坐的更近一些,挑起帘布向外看,有漂亮的庭院花园。

花园里,有一从玫瑰花。舒展的花瓣是沉着的深红,姿态从容的绽放在荆棘一样的尖刺中。

何瀚的目光随意的略过庭院里的植物,发现玫瑰的红在院内青黄色泽的草叶中最为亮眼夺目,不由得皱了皱眉。

说起玫瑰,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关于爱情和浪漫,而是上周晚宴中,那位年轻女士身上的玫瑰香水。她走过时衣裙带起一阵香风,像是卷着花朵飘过,姿态的确妙曼美丽。

但是那股玫瑰的芬芳——无论是父亲或母亲甚至包括何慕都如此的称赞道,简直快要了他的命。

何瀚无法控制地觉得这味道可怕,暧昧到让人觉得它正在腐烂。

沉郁且挥之不去。

这并非是何瀚讨厌那位女士的全部理由,尽管也是致命的一部分。

那么这样一丛玫瑰花留在这里,就着实有些碍眼。何瀚垂下眼,一只手抚摸着另一只手的指根,仿佛那里有无形的指环似的。

就把它铲平,栽种些新的花草,清新些为主。

他是这么打算的。

傍晚花匠就来了,给庭院,包括房内也布置了许多花草盆栽,房内多了许多绿色景致。何瀚吃罢晚餐,看了会电脑处理文件的工夫,进进出出的人将一切都重新料理完毕。

跟何瀚做完最后的汇报后,又匆匆地离开了。毕竟这位雇主的看起来不那么好相处,心里也还惦念着自家的晚饭。

何瀚手头正忙,也无所谓旁人,又是书房独坐一个小时工作。公司有自家老头在吵,还不如一个小别墅的书房安静的多。

他敲下回车,等待关机后屏幕全黑才合上眼捏了捏鼻梁,准备照例去倒一杯咖啡。

走出书房穿过回廊,转角就是客厅。

何瀚走到客厅口,便站住了。那本该被铲平的红玫瑰不知被谁捡回来,还修饰好后盛在水晶似的花瓶里摆在客厅的茶几中央,淋过水的花瓣娇艳欲滴。不速之客正拿剪刀取下一截连着小段枝节的玫瑰,咔嚓的声响,剪断了韧而硬的绿枝。

何瀚的眉心深深隆起几道沟壑,黑眉毛下的眼睛紧盯着陌生人。

他毫不在意何瀚的表情,吹掉了花瓣上晶亮的水珠,插在胸口衬衫的小巧口袋里。

何瀚还没有说话,他就安静地走过来,叫人不得不直视他的双眼,窥探他的面容。

他们是身量差不多高的男人,这小小别墅的客厅走过来要不了几步路。可是陌生人根本不想停下来,朝着何瀚的方向,在他想要伸手推拒的时候只一步就突破了所有的防线。

甚至在胸膛相贴的时候也没有停下,而是就着揽住何瀚脖颈的姿势,把他推到回廊的墙壁上。

何瀚手里的杯子掉在木地板上,很响,盖过了两人一起撞在墙面的声音。

那股子沉郁的,迷离暧昧的香气,侵占了何瀚的呼吸。

他有些恼了,一手掐住了陌生人的腰,反过来把他压在墙上问他:“你是谁?”

陌生人依旧揽住他的脖子,卷起袖子的小臂赤裸裸的贴在何瀚的后颈,哑着声音回答道:“我是Lee,我是阿峰,我是你猜不到的未来。”

“故弄玄虚。”何瀚摸上他的脸颊。

Lee伸出舌头舔了舔唇,温热湿润的舌尖堪堪擦过何瀚大拇指的指肚。何瀚的手僵住,被Lee的手掌捂住手背:“好冷,你又坐着不动吗?”

他的脸颊很白,捧着暖活活的,触手的皮肤细腻。说话的嘴唇湿润,濡出浅浅的粉色。

何瀚还没有喝他的咖啡,喉咙里已经很渴了。

Lee沉溺地注视着他由吞咽而滑动的喉结,垂下头用鼻尖去蹭那里的皮肤,像是要画出黑色的十字一般,棕色的头发蹭在何瀚的脸颊。

发丝顺着何瀚咬紧牙齿而紧绷的脸颊挠过,痒到骨子里头。

何瀚抚在他腰上的手忍不住顺着脊骨抚摸上去,又从那浅浅的沟壑一路向下摸到裤子的边缘,探了进去,将Lee皱巴巴的黑衬衫边缘抽出来,摸到温热的肉体。

他的手不怎么冷了。

 

何瀚将Lee压在墙面,伸进去的手在腰间肆虐。Lee不可避免的露出忍耐神情,鼻子抽动,偶尔泄漏一两句喘息,与先前的主动行为大相径庭。

手掌慢慢往上探寻,指尖冰凉的感觉先是让人觉得危险,逐渐滚烫的掌心又透露出些焦躁的热情。但是就手法上来说,的确不怎么熟练。Lee想笑,这时何瀚的膝盖强硬地分开了他的两条腿,脚不知踩着什么东西失去了平衡,他惊呼一声,被何瀚的手臂架住。

何瀚承认自己喜欢看这位陌生人慌乱的样子,那压在喉咙里因为刺激而有些走音的呜咽意外地令人心动。

他低头吻住Lee的嘴唇,把舌头有趣地伸进去搅弄,或舔吻或嗜咬,手臂上的劲故意松懈,看着Lee因为下滑而惊慌地想靠墙站起时,用舌头去撩拨上颚。

Lee触电般颤栗着,没有经住他的逗弄。摇晃视线里有何瀚沉醉的表情,他也感到满足,且不甘示弱地松开揽着何瀚脖颈的双手,抚摸对方的身体。

尽管如此,他的不甘心并没有让自己变得更大胆,仍是非常矜持。

就好像手指在欣赏肌肉的线条那样,在身体上抚弄,隔着一层衣物传来的热度有限,可如此被家人以外的人直接触碰,还是带有其它意味的,实在让何瀚的身体处在矛盾之中。

有下意识的抗拒,也有着迷的贪恋。

就像他知道应该冷静下来盘问Lee的来历和目的,也还是经不住先品尝他的吻。

玫瑰花在推搡中飘落在地,花瓣颤抖着,被两人交错的步子踩得支离破碎。

何瀚如同在吃一块蛋糕,慢条斯理地将这个吻品到极致,直到Lee觉得实在太久而下手推搡他的肩膀。嘴唇分开的时候,他吮吸了下对方的唇瓣,发出很响的啾声。Lee捂住嘴,忍不住笑弯了眼。

何瀚掰开他的手,那里沾着来自唇上的湿滑液体。他把手掌拉到面前,伸出舌头舔了舔,正顺着掌心纹路一勾。

Lee浑身一震,用力抽了回来。

“你……这么久,应该差不多冷静了吧。”他把手藏在身后,手指抵在何瀚刚刚舌头经过的位置,感觉心里突突直跳。

何瀚抵着他,额头压着额头,鼻尖碰着鼻尖:“生意人讲究公平交易,我想你喜欢礼尚往来。”嘴唇又贴着Lee的吻了一下。

“我可不敢了。”Lee苦笑。

“真遗憾。”何瀚的鼻息拂过Lee的脸颊,吹得他脸上的绒毛颤栗,接着被何瀚用唇一点一点的抚弄,轻轻挠着Lee的心。

Lee眯着眼睛皱了皱鼻子,神情像被抚摸过后的猫咪。


未完待续


我想了想还是想尽可能地写点……直接在后面增加好了→_→哎嘿,估计很难发现吧,因为以后都是在后面直接增加~

评论 ( 21 )
热度 ( 23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