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霆峰】随手段子

 

 

 

无关真人,纯属脑补。

两人机场的衣服但不是机场梗。

大概是某种不算日常的日常,琐碎的东西。

 

12、如果你有一个坏习惯

 

 

 

先到的人是李易峰。

他敲了敲门,里边安安静静的,一点声也没有。

没有人穿着拖鞋塔拉塔拉走向门边的声音,这真是对回家的人最大的打击。但他也没有很失落,只是很不情愿的去拿包里的钥匙,银色混着黑色的一串,闪亮又崭新,因为不常用而显得干净漂亮。

远远没有老家钥匙带着划痕的模样来的让人开心。

他拧动钥匙,一口气到底后带开门锁,厚重的大门随着动作打开,他走进去后关门,很响的声音让他有种错觉。就好像这是一个普通的夜晚,一个下班回家的普通人的普通生活,把门关上,就能安安全全的享受一个普通的夜晚。

我在想什么呢,他晃了晃脑袋露出笑容,两片嘴唇抿成弧线,边缘露出些粉白,弯弯翘翘的弧度非常柔软。

李易峰取下毛线帽抓了抓头发,然后顺着方向捋捋。他把毛线帽放在沙发上,然后自己也坐下休息。客厅里空荡荡的,倒是挂钟还在工作,秒针咔哒的响声格外清晰。

因为太清晰了,所以反而叫人坐不住。

李易峰打开手机看了眼时间,7点56分。好像离下飞机过了约有一个多小时,从人山人海的机场回家,也够费尽周折了。

他没心思刷微博,所以又站起来活动身体。在客厅里转了一圈,又跑到厨房里去拿电水壶接水,插上插头准备弄点热水来泡咖啡。光喝咖啡好像也很单调,所以他去翻了翻食品柜。里面都是些长期保质的食物和小零食,而且多数属于很特别,专门供没事的时候填填肚子。

李易峰去翻的时候,还发现了大波浪薯片。

他可不记得自己买过这个,因为从来都是被人送的,大多数……不知不觉就吃完了。

长胖或许也有托它的福。

李易峰拿了大波浪薯片,作为交换,他又放了一样自己带零食进去。

也不记得是谁先开始这样做的,但是两人都意外的很喜欢。

水还有还没烧开,所以他撕开了包装开始吃,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差点没盖过秒针的声音。

所以房间太大就是这点不好,李易峰边吃边想,就好像永远只会有你一个人孤零零地待着,也不知道有没有人会来。

 

然后,有人敲了敲门。

 

李易峰赶紧站起来,穿着拖鞋的脚步声塔拉塔拉的走到门边,打开了门。

门外边站着一个穿蓝夹克的男人,戴着一副眼镜,夸张的围巾裹着脖子垂下来,就跟披肩一样。非常严实暖和的装扮,他甚至还戴了口罩。

李易峰站在门口,既没有让开的意思,也没有推拒的表示。

他只是咔嚓咔嚓地咬薯片,慢条斯理的吃完一片后吮了下手指,慢吞吞地说:“回来啦?”

陈伟霆的声音隔着口罩传过来:“回来了。”闷闷的口罩也遮不住那点轻松和愉快。

李易峰让开一点路,陈伟霆就顺势走进来然后带上门。然后在玄关换鞋,换完了头抬起来一看,李易峰还是那副懒散样子,倚着柜子吃薯片。一片能咬三次,每次能嚼几口,还能吃得嘴边粘上些碎屑。

这可难办。

吻吧,好像不太合适。不吻吧,心情就不够畅快。

幸好某个信号来的及时——水壶呜呜的哼起歌来,调子拖的老长。李易峰转身去照看,大概就给了陈伟霆一点准备时间。

他把围巾解下来,一边走到沙发旁,那里有明显的凹痕。他坐在凹痕旁边,自然也看见那米色的绒线帽。并不是很大,但把边缘解下来的话,还是能够包裹住李易峰小小的耳朵。

李易峰端着两杯咖啡走过来,这次他的脸上很干净,还透着点红。陈伟霆想他大概是用热水洗过脸,所以才红得这么软,带着丝热气。

陈伟霆已经取下了口罩,他捧着咖啡捂得手心又暖又烫,想着还是喝之前亲李易峰一下比较好。而李易峰已经在他身边坐下,就在那个凹痕的位置。他们的肩膀贴着相互擦过,都感觉结实而且可靠。

好吧,果然还是得亲一下。

陈伟霆不否认自己有点蠢蠢欲动,但他更享受这种安静的亲昵。

他歪过身子慢慢贴近,李易峰却一伸手,把他脸上的眼镜取下来。陈伟霆顿了顿,还是贴上去亲吻对方的唇瓣。

亲吻声应该很小,但是透过身体直接传来,又显得很大,仿佛是脑中直接响起来的。关于对方怎样用唇舌接纳和抚慰你的细节,会因此更为完整吧。

李易峰也经不住陈伟霆一遍遍的舔吻,他含糊着发出一点模糊的声,多数是鼻音。

“嘴巴……会干裂的。”

“补充够水分后,再涂唇膏就好了。”

“亏你说得出来。”

 

两人简单的温存过后,又去卧室铺床收拾了一番,厚厚的被褥铺好之后,显得温暖而吸引人。说真的李易峰真想当时就钻进去,但是不能不洗澡。所以他就匆匆冲去浴室洗澡,换了睡衣钻进被窝里暖活活的卧着。

陈伟霆晚他一步,等出来时,李易峰把他脱下放在床边的夹克披着坐起来了。

李易峰在看书,同时,另一只手还拿着他的眼镜。看着看着,居然无意识地咬着一只眼镜的镜架腿,从陈伟霆的角度看,大概是用牙齿轻轻叼住了。

他走到李易峰的身边拍拍他,李易峰就抬头,舌头便不小心从纤细的镜架腿上舔过。

“别咬。”陈伟霆说。

李易峰低头一看,陈伟霆那款足以表明什么叫陈公子的眼镜被他握在手里,镜架上有点点湿滑的痕迹,不由得瞪起了眼睛。

“什么时候……?!”

陈伟霆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去,对方身体的热气就顺着被子笼罩过来,变成两个人的。

“你是不是拍杂志咬墨镜上瘾了,连我的眼镜也不放过。”陈伟霆笑他。

“怎么会这样……”李易峰还是很不可置信的样子。

陈伟霆本身是洁癖的很厉害,但李易峰这样子又很可爱,所以想也没想就拿走了眼镜然后关灯。

 

“不早了,还不睡?”

“噢,哦。”

李易峰缩进被窝里。

 

END

 

差点离题千万里但是我硬是掰扯回来了【并不

 

宁静的冬夜。

晚安。

 

评论 ( 10 )
热度 ( 52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