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霆峰衍生】亡灵记事

 【我已经把自己的脑子吃了!!!!!!!!!!就这样。】

 

1、亡灵法师Lee和他的骷髅先生William的故事→_→

2、红色魔法袍的顺毛和黑斗篷的斜刘海(当然现在暂时没头发骷髅长头发很惊悚对吧→_→我没有黑窝霆哥……)~\(≧▽≦)/~


1、

Lee的红色法袍又被弄脏了。

那是件上好衣料做出来的法袍,暗金色的丝线勾勒出古老的魔法纹路,袖口领间都镶有聚魔用的软纤金边,穿在身上显得既高贵又优雅,Lee很喜欢这件衣服。

也许生前我就很喜欢吧,他有时候这么想。

但是现在,它弄脏了。又黑又丑的一大块印记,泥和着血液打湿了后背和袖子,也许还沾着细碎的草叶。Lee把它脱下来,实在是不想再穿。

他苦恼地想了想,并不愿意去洗衣服。视线落在那个罪魁祸首的身上——一具死尸,五官端正相貌英俊还比他高那么一点,身材也结实,各个方面都马马虎虎达到了要求。

包括让Lee觉得顺眼这一点。

Lee想找一个合适的从者,现在好不容易看见一个新鲜的、刚出炉的家伙,说什么也不能放过。

尽管他得架起尸墙防御攻击,还得背着尸体飘了很远才摆脱追击。

真搞不懂人都死了有什么好穷追不舍的,Lee闷闷不乐地叠好魔法袍,难道非要碾成碎渣才会感到安心吗……活人真可怕……

他将那个倒霉家伙安置在树下,借着阴凉的树荫休养。不过死都死了,Lee的行事就很随便,倒霉蛋被他从背上甩下来骨碌碌滚了几圈,撞到树干才停。等Lee烦恼完他的衣服,才发现自己未来从者已经脸埋大地背朝天在地上趴了良久。

反正死都死了。

午后的太阳很大,烈烈地灼烤大地。人类很喜欢这个时候躲在小花园里乘凉,热风穿过林木后只剩下凉意,吹起来很舒服。

徐徐的风就这么撩拨起Lee的额发,露出光洁的额头。

但他并不觉得舒服。

Lee脱下他的白手套,撸了一把他的头发。柔软的细发随着他的手指被梳理到头顶,接着乖巧地恢复原位。

他不明白这莫名的烦躁从何而来。

Lee又解开他的领口,将衬衫的扣子慢慢从扣眼里解放出来。

夏天的蝉声真吵。

他走到死尸的旁边,将它翻了个面。它的……不,他的面庞上已经沾了很多泥土,透着坚毅的表情始终凝固不变,看起来既凶狠又冰冷。

如果世上没有亡灵,死者将永远埋葬沉默之地。

Lee想着,用手指抹去他脸上的土和灰,不过貌似只是加大了脏污的面积罢了。他改用手套,也是他很喜欢的。跟红色法袍搭配非常合适,暗藏在洁白下的金线同样有魔力增幅作用。

掌心的布料已经污了,但手背上的部分还很干净。

嘴角的黑色血迹看起来非常不妙,因为手套接触的时候居然发出了滋滋的声响。激活的法纹蔓延血液而上,瞬间遍布全身。自动展开的基础防御机制与治疗机制魔法源源不断的输送,笼罩住Lee和他怀中的尸体。

Lee弹弹手指,深黑的亡灵怨气裹住手套。

今天简直诸事不顺,他自暴自弃地想着。脏了的法袍,糟糕的天气,还浪费了衣饰里仅存的法阵能量。他心里胡乱抱怨抓狂了一通,全为些无关紧要的小事。

Lee的手顺着尸体的背滑上来,托住他的后颈,将嘴唇印上去。

契约缔结,召唤开始。

 


阴森可怖的亡灵气息在地面画出圆阵,结茧后尽数灌入从者体内,由口鼻而入。怨气沸腾着狂乱撞击结界,边缘形似深紫色的火焰,连阳光都不敢靠近。

Lee将自身的本源渡过去小部分,溢出来的自然也不肯放过。可是这个倒霉蛋……需要的养分未免太多了吧。他停下渡气,却被一阵力道强行按住。那又苦又涩还混着血液腥气的味道,正是来自那倒霉蛋嘴巴里的。

他抵住对方的肩膀奋力一推,勉强分开少许间隙。

“我命令你……唔……”

该死,这家伙生前是有多强大!需要的养分快已经快要逼近他的极限了……毒药的味道也好苦……一定是脑子不好使才被人毒杀的。

幸运的是,对方在那之前停了下来。

Lee首先就是对着地面好一阵呸呸呸,没注意到从者眼睫颤抖着睁开了眼睛,茫然无措的盯着他发呆。

从者伸手摸向Lee的脸,喉咙里滚动的音节还未发出,异变再生。

一身大好光鲜皮肉以不可挽回的姿态迅速腐烂化成青烟,白森森的指骨戳在Lee的面皮上,失去声带的从者咔哒咔哒浑身作响,没能再说出一句话。

Lee握住他的手,揉动自己被戳得有些发红的脸。

 

“好了,骷髅先生。”他现在也是一身灰头土脸,根本不优雅不高贵。

“现在给我洗衣服去吧。”

 

 

TBC

 

我再说一遍,我把我的脑子吃掉了……

 


评论 ( 19 )
热度 ( 12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