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狂魔,懒癌金牛,手滑狂魔,自割腿肉。
甜文党,老刹车司机,间歇中二,游戏设定狂热者。
入职中
仙古,逆转,巫师3,AC系列入手,站各种游戏动漫小说中感情深厚的cp,口味独特,抗拒ooc,向往各种有良好品质的人物。
颜控,高级声控,交际技能为零。
慢热,慢热,慢热。
闲聊也很开心

【短篇】把辫子剪掉还是亲我一口你自己选(Mike X毓泰)(下之三)

 

我当初说这是个无脑文,现在写的时候的确这么觉得_(:з)∠)_放轻松啦~

 

8、

 

Mike擦拭着沙发,某些液体干涸后的痕迹还泛着带有征服欲的味道,让他不禁红了脸。

喝醉酒是让他的脑子不太好使,只是该有的记忆还是完好地保存在脑海里,此刻完全想起。

毓泰控制不住的时候会向后仰头,露出漂亮的颈线和诱人的喉结。喉头滚出哼声时那里的颤动传到贴着唇瓣和舌头上,痒痒的。还有那双手,起初毓泰总是握着拳不肯放开,遭到猛烈的进犯后则去拽床单,被他找到机会趁机五指滑进指缝十指相扣。

还有……骑在身上之类的。

真的是翻来覆去折腾了很久才两个人一起睡下,毓泰最后都不想动弹,只是任由Mike来。

突然觉得很歉疚。

陆森冷冷教训的话语也蹦入脑海,更让他内心不安。

酒后乱性是不对的,强来也是不对的。

Mike苦着脸将痕迹擦得干干净净,考虑要不要还是跪着给人谢罪。

毓泰弯着腰正收拾混乱的书本,手指一点一点抹平纸张的褶皱,按照大小逐次摞好。他自然也将Mike的表情尽收眼底,面上装作不知。

待收拾完毕后,两人坐在沙发上。毓泰很有心情的为自己倒了杯水,看脸色也十分放松。

“我也喜欢你。”

Mike紧张得手心冒汗,也许是精神太过紧绷,以至于他的耳朵出现问题。

“你刚才说什么?”

毓泰抿抿唇,维持住笑容说:“我也喜欢你。”他放在腿边的手伸到身后悄悄握住发尾的末端,熟悉的触感如以往那样安抚了紧张的心情。

Mike表情呆滞,身体却抢先做出反应。他弹簧似地蹦起来朝毓泰扑过去,手一伸就将人抱在怀里扑倒在沙发上。

毓泰回抱住他,感受Mike因激动而上下起伏的胸膛,抬手顺顺他的背脊。

Mike睁大眼,周身扑哧扑哧地开着恋爱的小白花。“你再说一遍,好不好?”他可怜巴巴地想向心意相通的恋人讨奖励。

毓泰不说话,手悄悄地向后伸去。

“好不好?”Mike又问。

“不好。”干脆利落。

Mike抬起搁在毓泰肩上的脑袋,想要撒个娇哄哄人。而毓泰脸颊泛红,见Mike抬头便不自然地轻咳几声躲闪视线,转移话题道:“喜欢,行了吗?”

“行!”

Mike笑得牙不见眼,连声应和,凑上去亲毓泰的脸颊。亲着亲着就寻着那尚且红润的嘴唇,在两片唇瓣上亲昵地磨蹭。他伸出舌头想要撬开紧闭的牙关,被毓泰的推阻中途打断。

这次的拒绝是用了十成力道, 回过神时两人间已有了三个拳头的距离了。尚沉浸在美好的滋味中,Mike这下不免有点委屈。然毓泰神情一变,满面严肃地看着他,心里顿时就怂了。

“我还有事没说完。”毓泰语气郑重,“先起来。”

Mike忙不迭地站起来,看着毓泰整整弄皱的衣服走进客房,傻乎乎地仍站着。而毓泰很快就回到客厅,他的手中竟然是一束黑发,细长的发丝柔软的缠在手指间。

他摊开另一手的掌心,里面则是稍短的一簇头发。

“你可愿意与我……结发?”

毓泰的声音轻飘飘地传进耳中,Mike发梦般盯着那束长发,愣愣地说:“你刚才是为了……”

“我娘有一头很美的长发,她最喜欢坐在镜子前梳头了。”毓泰露出怀念的神情,“小时候不懂事,常常抓着把玩,扯痛了娘亲也不知道。”

虽然被爹看见就会追着他打屁股,然后被娘亲护进怀里。

“她告诉我,若是遇见了喜欢的人,一定要牢牢看住。待成亲之时,定要将两人的头发剪下一绺绾在一起,从此永不分离。”

“我想,那个人是你。”

毓泰捻着手里的发丝,问他。

“你愿意吗?”

Mike突然觉得他的鼻头酸酸的,眼眶里要往外冒水珠。也说不清是感动还是终于得偿所愿的欣喜,但这时候哭出来肯定很逊,所以他眨巴眼睛拼命忍住,然后点点头。

“我当然愿意了!”

毓泰摸上他的脸,大拇指在眼角边轻柔地抹了抹。

“怎么又哭了?”

Mike吸吸鼻子拥住他,毓泰回揽住他的背轻拍,半是安抚半是调笑地问。

“我……我高兴!”

“嗯,我也高兴。”毓泰闭上眼睛。

 

 

能和你相见,应当归功于那可以称为奇迹的时空穿越。

也可能,这一切不过是自己死前光怪陆离的梦幻,不小心便会醒来。

究竟何德何能,有上天眷顾,竟与你相遇。

 

初见时那刀,差点就砍中了。

如果Mike真的受这一刀,恐怕也得去医院待上好久。

毓泰说不上来,只觉得脑海中有画面飞速闪过,回神时刀势已偏伤口崩裂。

昏倒前他突然明白了什么,醒来却忘得一干二净。

 

大概,是关于那奇迹吧。

 

 

 

9、

 

毓泰的发辫终于要剪掉了,Mike很高兴。他给朋友打电话报喜,然而陆大设计师微微一笑道破天机。

“被求婚还一点自觉都没有,Mike你是傻的吗?”

“什……!!”Mike惊得猛然提高了音量,被吓了一跳的理发师手里发抖,差点剪到毓泰的耳朵。

Mike赶紧捂住嘴,而毓泰已经转过脸来看他,眼里是询问的意思。

“没,没。我出去打电话,你们继续啊。”Mike捂住手机赶紧摇头,急急忙忙就跑出房间。

陆森满脸好笑地听着手机里的响动,伸手将刚刚调好的酒推到何瀚面前。

“请用。”

清朗的男声微微上扬,就和他亲手调制的酒液那样令人上瘾。

“啊?”

“没跟你说。”陆森推了推镜架,“结发在古时候可是夫妻成亲后有的仪式,结发夫妻这个词听说过吗?不过清朝有没有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他不痛不痒地补上一句:“我只是告诉你这个可能性罢了。”

陆森单方面断开通话,双臂交叠向前俯身撑着吧台,脸上微笑勾画出浅浅酒窝。

“试试味道吧。”

他就这个姿势仰视何瀚, 镜片反光一瞬,笑意更加明显。

 

Mike呆滞地盯着手机屏幕,静止的桌面壁纸差点被他盯出个洞来。那是一只手,苍白的手腕上裹着黑色手套。

毓泰时常一副沉默冷淡的样子,偶尔扬起的眉峰也仿佛带有些许傲气。然而他心思细腻,甚至很会照顾人的情绪。貌似半点不愿欠人恩情,实则是不喜欢给人添麻烦。

就像他的腕子那样,Mike明明可以张开手整个包住握在掌心,实际上使出十分的力气却也掰不动分毫。

有的时候,毓泰的眼神会很莫名。

Mike细细想来,突然明白了那是什么意思。

他什么都知道。

Mike单手捂住脸,并不想承认自己在别人眼皮子底下干了些什么傻事……怪不得毓泰总会不着痕迹地挣开他的手,根本是自己傻兮兮地痴汉举动被发现了!

自从大学毕业发誓要成为一个成熟男人的Mike受到了伤害。

_(:з)∠)_

 

毓泰摸着光溜溜的脑门,对剪去辫子后轻飘飘的感觉并不是很适应。他往下拉帽檐走出房间,映入眼帘的是抱头蹲坐的Mike,听见脚步声后抬头看过来。

眼神委屈,噘嘴的样子更是委屈,然而他刻意压抑的样子让这幅表情扭曲得很是好笑。

Mike看见毓泰果然露出了那种表情,那种我什么都知道但我什么都不说的表情。他想他应该向自己的恋人抱怨几番,可毓泰相比从前可以说是在温情脉脉地注视着他,让Mike一下子浸入了蜜糖里。

也不知什么毛病,他总要被这个人牵系着心情,初次见面就丢了神魂。

“怎么了?”毓泰俯下身子。

“我第一次见你时,就觉得心里砰砰直跳。”Mike伸长手臂去揽毓泰的后颈。毓泰并无反抗,只是顺势贴上他的额头,正如Mike希望的那样。

“看得出来。”毓泰低声笑了,近在咫尺的脸上显出小小的酒窝。“我也是第一次被这么傻乎乎的人喜欢。”

眼见Mike的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他补充道:“也是我这么大以来第一次被人……爱着。”

毓泰降低了音调,浅浅的呼吸落在Mike脸上。

“我真高兴。”

Mike拽了他一把,两人的嘴唇相撞,交换了几个温柔的吻。

“好巧。”他舔舔毓泰的唇瓣,双手揽住面前人的腰。“我也是第一次,没有被拒绝。”

 

 

理发师走出房间。

只见那个把他叫来的土豪和原先梳着清朝辫子发型的小哥在客厅角落里恩恩爱爱亲亲密密,那小哥还单膝跪着,土豪揽着他的腰。

两人嘀嘀咕咕说话,说着还亲两口,亲完了接着说。

简直不忍再看,理发师默默地离开了。

土豪了不起是吧,谈恋爱了不起是吧,为什么要虐狗。

 

 

END?

 

话说这里应该是结局了我为啥还没讲完……接下来交代下两人的幸福生活不就完了吗(╯‵□′)╯︵┻━┻

算了还是不END……就当写满十篇可以召唤神龙好了_(:з)∠)_

 

 

 

 

评论 ( 9 )
热度 ( 42 )

© 墨墨君 | Powered by LOFTER